公告版位

目前日期文章:201005 (1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八、 灰色的貓(2)

  如冰一般的沉默維持好一陣子,最後被廷打破,「欸,弗羅多。如果不管怎樣都忘不掉的話,那要怎麼辦?」

「就不要忘掉吧。把那些當成前進的動力那樣,牢牢記著。」弗羅多說。雖然說得沒錯,漫不經心的語氣讓廷有點不高興。

「你不知道想忘卻忘不掉有多痛苦,也不知道想愛卻不能愛有多痛苦。不f懂的話,隨意做出評價,並不算是溫柔。」埋怨似的,廷說。

「就是因為瞭解,所以才會變得無所謂。而且,你花時間去忘記他的時候,代表著你花了更多時間想他。那樣只會更痛苦。就算不承認,不管是多麼刻骨銘心的事,還是會漸漸忘記的。人會心死,愛會淡。就算一直回想,也是。」

「別說得一副過來人的口氣。我說,教訓我很好玩嗎?」

「不是教訓,這是個人感想。況且,我就是過來人。」

「咦?看起來不像啊。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一章,You and Me 二人(7) 

 

午餐時間好不容易到來,眾人陸續到來並各自選了位置坐下。雅蒂絲與森兩人是最早到達餐廳,但是卻坐得距離很遠。

那西加與西格伯爵聊著天過來,選了森的隔壁坐下。森對西格伯爵微微點頭致意,並沒有多話。知道那西加坐下,也不像往常一樣主動說明任務的進度。那西加悄悄問,「發生什麼事了?談得不順利嗎?」

森沒有抬頭,單手支著頭。

「剛剛決定好作戰計畫了,連酬勞都給了一半。」

「哇,真有效率!那不是很好嗎?是什麼作戰?」

那西加好奇的湊過去,只見森眉頭輕揪,一臉難以啟齒的表情,才開口又閉上嘴巴。最後,他別開頭,壓低聲音,「從結論上來說,這工作我不想接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八、 灰色的貓(1)

「我說,要找人玩的話,還是找羅德或嵐吧。他們比較有經驗。」

弗羅多不斷往後退,臉上的笑容非常僵硬。雖然知道弗羅多的態度代表拒絕,但是,廷卻故意說,「我對你比較有興趣。你也知道,我很任性。」

弗羅多大笑,「我知道,單看臉的,的確是我比較帥,但是……」

「跟臉沒關係。」廷的眉頭深深皺起,一臉不高興。弗羅多一愣,知道他不喜歡別人提起外表,立刻道歉,「對不起。」

「無所謂,那種事情。」廷突然問道,「為什麼拒絕呢?」

「啊?什麼跟什麼……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如果你喜歡我的話,受到邀請應該高興吧。如果是我的話也會高興。唔,還是因為你討厭男人啊?但是,如果討厭的話,剛剛也不會那麼配合。真是把我弄糊塗了。」廷自言自語的說著令人害羞的話,弗羅多紅到耳根子去了,連忙摀住他的嘴,「別說了!真是的,你這傢伙!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一章,You and Me 二人(6) 

森藉口去找那西加並婉拒了亞爾帶路的好意,離開房間散心。他在一樓的客廳看見那西加,如亞爾所說,他跟西格伯爵談得很愉快。

——看樣子可以打聽到不少有用的情報吧?

森微笑著避開正門,選了遠一些的路繞到花園。大致繞了一圈後,回到房間。房裡只剩下雅蒂絲一個人坐著看書。她看得很專心,就算聽森的腳步聲也完全沒注意到。他故意站在雅蒂絲身後說話,「妳哥哥他們呢?」

「小倆口去約會了。」

雅蒂絲果然沒有被嚇到,悠哉的翻過一頁。

「森對他們有什麼看法?」

「大致跟妳說的一樣。只不過,我並不覺得那兩個人結婚有什麼不好。」

雅蒂絲翻書的動作突然停住,她猛然抬頭,「為什麼?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七、 那時候,下起的那場雨(2)

「我不去想假設性的問題。需要假設,就代表不是現實。問那些沒有意義。」弗羅多很快回答,廷偏著頭,微笑,「為什麼?」

「比起可能的未來,現在比較重要吧。至少我這樣想。」

「哦,說得也是啊。」廷帶著笑容,擅自坐在弗羅多身邊,撐著頭看他。弗羅多直覺拿起畫筆開始描繪,廷依舊帶著微笑看著他。

「像是墮天使啊,現在的你。」弗羅多說。

「是嗎?」廷突然詭異的一笑,將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。

——近的只有一個呼吸的距離。f

羅德聽見說話聲,探頭出來,看見廷。但是後者沒有理會他。羅德也沒插話,只是拿了幾罐酒,放在廷面前,「給你的禮物。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一章,You and Me 二人(5) 

 

——在聖法提加,只要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森.提薩這個人。他是個使毒專家,主要接受的調製藥劑工作,但是身手也不差、一般賞金獵人的工作也會接受,只是酬勞極高。據說,這個人目前還沒有失敗紀錄。

有所求的貴族很有默契的稱呼他「醫生」,並且醫生的名字傳了開來。陰錯陽差的,他救過的人跟殺過的人數所差不多。

看見雅蒂絲意有所指的笑,森立刻明白她說的「有名」確實是誇獎的意思。但是夏綠蒂似乎不知道,露出佩服的表情。一旁的亞爾還是維持一貫的笑容,不知道有沒有聽下去?

森跟著雅蒂絲客套起來,「我也聽過雅蒂絲的名字,在經常聽到有人前來尋求妳的幫助。雅蒂絲是很厲害的神族古語專家。」

「對吧、對吧!雅蒂絲真的很厲害喔!連那個堤葉.海亞都說她是天才!」

「……海亞?是由希.海亞的妻子?」

「嗯,以前是。雖然現在改回原本的姓,但是我們還是習慣叫她的舊名。堤葉.海亞是古語的專家,這幾十年只收了雅蒂絲一個學生,是精英教育呢!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七、 那時候,下起的那場雨(1)

雖然是個唱歌極其難聽的假吟遊詩人、真畫家,但是,弗羅多早上並不是完全閒著沒事的。暫住在酒吧這段期間,除了偶爾畫畫廷之外,他早上會出門——美其名是收集靈感,實際上就是四處觀察。

大部分的觀察時間,都在街上度過。

弗羅多就只是坐在階梯上,悠哉地看著來往的人們。偶爾寫寫詩作,說說大陸上流傳的月王,也提及武聖皇的傳說。自從認識廷開始,他變得更在意武聖皇的事情,甚至偶爾會走訪神殿、書庫尋找相關資訊。

最後,弗羅多發現人們對於武聖皇的評價大都是帶著同情的。

聽著武聖皇的傳說時,他總是無法克制的想起廷。想到他問的那些問題,思考這跟武聖皇的軼事之間是否有什麼關聯?

畢竟,武聖皇的傳說,就代表著悲劇啊。那麼一個以悲劇為名的美人。

——為了什麼而悲傷呢?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一章,You and Me 二人(4) 

 

——是夏綠蒂.道奇森,早上打過照面的那個女生!顯然夏綠蒂也記得森,睜著大眼睛,指著森叫道,「你是早上那個人!怎麼會在這裡?」

「夏綠蒂小姐,我是個醫生,今天來替雅蒂絲小姐看診的。」森指了指身上的長袍,「另外,容我提醒您……用手指著別人是很沒禮貌的。」

「啊、對不起,一時忘記了。」

「怎麼了,有客人?」

跟在夏綠蒂身後走進來是個金色碧眼的神族男性。

看見他,雅蒂絲立刻站起來,「哥哥!」

——果然是亞爾弗列德.瑪格林.西格。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六、   雨中的貓(2)

「說得好像我聽你講,是恩典一樣。」弗羅多滿臉堆笑,卻是話中帶刺。

廷楞了下,「對不起。」

「啊?」

「我想,我還是不夠成熟呢。雖然,我一直以為我跟一般小孩子不一樣。現在看起來,我跟那些沒用的小鬼也沒什麼差別呢。呵呵。」廷自嘲的笑了。

「跟一般小孩子一樣,沒什麼好羞恥的。」弗羅多說。

「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。」

弗羅多知道,那是因為廷是貴族的關係,所以並沒有問。但是,羅德卻沒想那麼多,「你也是小孩子,幹嘛說得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的樣子?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一章,You and Me 二人(3) 

在森的暗示下,那西加帶著愛德華離開房間。

門關了起來,房內只剩下兩個人。

「請坐。」雅蒂絲說。

森把抱著的書在桌上,選了雅蒂絲對面的位置坐下,神態自若的接過雅蒂絲倒的紅茶,不驚訝也不多問。

「嗯……該從哪裡說起好呢……」

森輕啜了一口紅茶,就立刻皺起眉頭,「真難喝。」

「沒關係,我也不打算講太久。」

「任務內容呢?」森雙手抱胸,靠上沙發。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六、   雨中的貓(1)

 

從那之後,廷對弗羅多的態度自然許多。用羅德酸溜溜的說法來講,就是,距離他的床更近一步。這個說法惹來弗羅多不悅的白眼,「我跟你不一樣,至少我對誘姦未成年少年沒興趣。」

不幸的是,帶著笑容的廷站在弗羅多身後。

這個笑容的涵義,就連自詡閱人無數的弗羅多也看不明白。正疑惑時,廷將下巴靠在坐下的弗羅多頭上,手輕輕抱著他的肩膀,「弗羅多喜歡美女啊?」

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弗羅多嚇了一跳,他的表情看起來沒什麼異狀。稍微感到放心,弗羅多微笑回應,「我喜歡美麗的事物。」

「我不是說你的喜好,是指你對外表的偏好。」廷說,在羅德面前,他的態度、語氣比起兩人獨處時來得成熟。

是直覺的偽裝嗎?弗羅多思考著,一邊回答廷的提問,「真要說的話,我喜歡武神廷的外觀。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一章,You and Me 二人(2)

 

路上那西加順口提起關於他們的雇主的事。

他們的雇主是愛德華.瑪格林.西格,是神族保守派的兩大首領之一,另外一個保守派的領導者就是道奇森家,兩家族的領導人幼時便是朋友。路德維希經常公然反對改革派的晶之紫女王,有時候甚至讓女王大發脾氣。

相對於路德維希.道奇森,愛德華.瑪格林.西格是個溫和的好人,相較於父輩,屬於中立派。受到父親的影響,他的兒女都是學者,對於權利鬥爭毫無興趣——也許這正是西格家勢力漸弱的關鍵因素之一。

說到這裡,那西加稍微頓了頓。

「這次的委託人不是愛德華.瑪格林.西格,是他的女兒。」

「我記得……他女兒是古語的專家吧?」

「嗯,是的。只要是研究神族古語的人,沒有人不知道雅蒂絲.瑪格林.西格,據說她是古語的天才,還是個美女!」那西加說得一臉興奮,森瞪了他一眼,「那不是重點吧!其他的呢?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五、 野貓(2)

無法理解魔族人的愛情觀,也不欣賞廷藉著外表吸引一個個的女性,無數次更換伴侶的這種態度。縱使隱約知道,這是因為寂寞。對他的所為抱持著嗤之以鼻的態度,卻無奈沒辦法無視他那張太漂亮的臉。

該怎麼說這種狀況?

弗羅多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為什麼嘆氣?」

「玩弄別人,很好玩嗎?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五、 野貓(1)

 

如果真的要以貓形容的話,他像是野貓。

——也許是被主人拋棄的,悲傷、自由、怨恨,卻也寂寞的野貓。

 

那頭野貓每天晚上八點左右會出現。那個漂亮像天使,個性卻任性的像魔鬼的孩子,總是會帶著那個女人出現。手挽著手。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