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家大學,放學後。

 

 

紅龍才走出校門外沒多久,就被一群人圍住他。

 

 

 

「紅龍,我們等你很久了。」

 

 

一群小混混堵住紅龍的去路,似乎來者不善。

 

 

「喲,怎麼又是你們?上次不是還被我打到進醫院。怎麼?又想自討苦吃?」紅龍毫不畏懼的看著他們。

 

 

這次,人數確實比上次還要更多。

 

 

──看來,可以稍微活動下筋骨了。紅龍暗忖。

 

 

「少得意!上次只是太大意了,這次可不一樣!沒看到我帶那麼多小弟來嗎?」為首的人從人群中走出來,右眼上還留著被紅龍所揍的瘀青。

 

 

「廢話少說,要上就一起上吧!省得浪費我的時間。」

 

 

紅龍甩開手上的背包,興奮地捲起袖子。

 

 

「可惡!竟敢小看我們,兄弟們,上。」

 

 

老大一聲令下,所有的混混已包圍住紅龍。

 

 

當中幾個人開始從後面欲制住紅龍,其他人則趁他們抓住紅龍時,紛紛圍攻。

 

 

但是,紅龍哪是那麼容易對付的?從小就跟隨著皇龍做格鬥訓練的他,這種程度的攻擊當然不會看在眼裡。就在身後的小混混要擒拿紅龍的同時,紅龍像是背後長了眼睛,迅速轉身抓住想趁其不備的小混混,再把他甩到其他混混的面前。解決了一個之後很快又解決另外一個,而紅龍攻擊速度極快,快到使人無法察覺。他們只看到身邊的同伴一個個倒下,以及在人群中快速移動,形同鬼魅的身影。

 

 

「啊……

 

 

慘叫聲此起彼落,恐懼在冰冷的空氣中迅速蔓延。

 

 

等到回過神來,混混的老大這才發現,除了他之外,全部的人都倒在地面上。

 

 

「只剩下你一個人了。」

 

 

紅龍從容地微笑,然後緩緩靠近最後一個倖存者,也就是混混的老大。

 

 

此外,他身上一點受傷的痕跡都沒有。

 

 

「這、這怎麼可能?我們有二十個人啊!」混混老大一臉驚懼。

 

 

「真無趣,這麼快就結束了。還不夠我活動筋骨哪。」

 

 

紅龍失望地表示,於是他走上前拿起地上的背包。這時,混混老大也不知哪來的勇氣,拿起早準備好的小刀,便往紅龍的手臂砍了下去。紅龍輕而易舉的閃開,這垂死的攻擊讓他怒火中燒。

 

 

「可惡!你是不想活了是嗎?」

 

 

紅龍怒吼,瞳孔由原本偏黑的深藍色,轉成豔麗的紅。火紅的眼睛似乎述說著他的憤怒,彷彿昭示著即將降臨的腥風血雨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「對了,你叫什麼?」

紅龍俯視著少年,發現他長得非常清秀、可愛,如果穿上女裝的話,很有可能會被誤認成女孩。

 

 

「我叫做沈玉璽,你呢?」

 

 

「紅龍。」

 

 

「紅龍?好奇怪的名字?是你的綽號嗎?」

 

 

「不,是本名。它也可說是一種代號。」

 

 

「哦,原來如此。」沈玉璽聽得似懂非懂,歪著頭好像思索著,最後笑著,似乎放棄思考。

 

 豐富的表情讓紅龍啞然失笑。

 

 

從第一眼看到沈玉璽時,紅龍就覺得他的表情千變萬化,非常可愛。紅龍開始對他產生好奇,甚至,想要更進一步瞭解,或許還可以挖到男孩許多的趣事呢。

 

 

「好了,包紮完成!」

沈玉璽在繃帶上打個完美的結之後,對紅龍綻開笑顏。

 

 

「謝謝。」紅龍漫不經心的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撫摸著羅奇柔順毛髮,但是,他的視線從來就不曾離開過沈玉璽那張迷人的可愛臉龐。

 

 

尤其是沈玉璽的笑容,那是能夠讓人打從心裡感到溫暖的微笑。

 

 

紅龍毫不遮掩的凝視,讓沈玉璽害羞的低頭,吶吶問道,「那個,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」

 

 

「你,不怕我?」紅龍停止撫摸狗的動作,輕托起沈玉璽紅得快熟透的蘋果臉。

 

 

「怕?為什麼會怕?你又不會吃掉我?」沈玉璽清澈漂亮的眼睛透露出疑惑。

 

 

「除了我親人之外,只有想找我打架的人才敢接近我。在學校裡,我可是超級麻煩的問題學生,難道你不覺得我很可怕嗎?」紅龍皺起劍眉。

 

 

其實,他並不是那麼喜歡找麻煩,而是他的紅色頭髮總是惹來一些不知死活的小混混,也因此使得很多人都不敢接近。

 

 

「不會啊!我倒覺得紅龍你很好相處,而且很溫柔呢。」沈玉璽真誠的說。

現在,換沈玉璽的眼睛直視著紅龍俊美無瑕的臉。

 

 

「是嗎?」第一次有人以如此真誠的語氣說他好相處,紅龍的心漸漸地溫暖起來。

 

 

「當然了!如果我真的怕你,就不會帶你來我家了。」

 

 

沈玉璽看著紅龍,他的眼睛是如此地清澈而美麗,紅龍不自主地托高沈玉璽的下顎,並慢慢靠近沈玉璽那抿緊的粉唇,竟然讓他有股想要吻下去的衝動。

 

 

沈玉璽瞪大眼睛,似乎有點驚訝,但是並沒有閃避。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高中時,學長是沈玉璽暗戀的對象。但是,沈玉璽並沒有告白,選擇以朋友來維持他們的關係,直到學長畢業後,他們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,彷彿永遠不會有交集。

 

 

但是,為什麼,現在學長卻突然又出現在他面前?沈玉璽感到有些雀躍。

 

 

「玉璽,我們已經不是學長、學弟之間的關係了,叫我羿就好。」

 

 

王羿靠得更近了,兩人的動作極為曖昧。

 

 

「羿……嗎?」沈玉璽不自主吐出他的名字,看著曾經的心上人,沈玉璽竟然有股衝動想推離開他。

 

 

「對,叫我的名字,玉璽。」王羿的唇慢慢地接近沈玉璽那微張的粉唇,他真不敢相信,才幾年沒見,沈玉璽原本就極為誘人的五官,似乎變得更惹人憐愛。

 

 

正當他們倆要貼近彼此的唇時,王羿突然被打飛了出去。

 

 

看到王羿跌在離他十公尺的地面上,沈玉璽鬆了一口氣,同時也嚇了一跳。

 

 

「你想對玉璽做什麼?」紅龍冷冷問道,剛才看見的親密畫面讓他怒火中燒。

 

 

「紅龍,你怎麼可以打羿呢?啊!流血了。」

 

 

沈玉璽跑到王羿身邊扶起他,王羿的嘴角滲出血絲。

 

 

「玉璽,你最好離他遠一點,他不是好人。」紅龍說道,沈玉璽的反應讓他幾乎失控!

 

 

「紅龍,我還以為你是很好的人。算我看錯了。你走,我不想再見到你。」沈玉璽紅著眼眶說,他終於知道為何沒人敢接近紅龍,紅龍根本只會用暴力解決問題!

 

 

說完,沈玉璽拿起面紙幫王羿擦拭血跡,「你沒事吧?學長。」

 

 

「嗯!我沒事。」王羿勉強露出笑容,沈玉璽報以一笑,「太好了。」

 

 

「可惡!」紅龍看兩人如此親密,醋意橫生。同時,沈玉璽那句傷人的話也讓他感到痛苦。紅龍恨恨地轉頭,走進車內快迅地開離。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「王羿,你欠我的錢什麼時候還?」

 

 

此時,數個二十來歲的年青人從另一巷口走出來。

 

 

「大……大哥們,你不是說要寬恕我一星期的時間嗎?」王羿嚇得全身發抖。

 

 

「哼!我想你也拿不出什麼錢來。剛剛那個就是你之前所說的那個長得超正點又嬌小的人啊?」

 

 

 

「是啊!怎麼,還合幾位大哥的胃口吧?」

 

 

「嗯。是長得還不錯。那張臉怎麼看,也看不出來是個男的。嘿嘿,看來有得玩了!交易成立。聽著,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,一星期之後,把他帶來給我們。」

 

 

「是是是,我一定會把他帶來給你們的。」

 

 

雖然口上這麼說,但是,王羿卻另有打算。

 

 

他要先好好享受沈玉璽的身體,再丟給他們就好了。這樣不只可以還清債務,還可以一親芳澤。想到沈玉璽那白皙柔軟的肌膚,王羿露出詭笑,「沈玉璽,你可別怪我,誰叫你長得那麼像女人!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腐敗集團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