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、黑暗中的貓


  房間裡面應該或者正發生什麼事情,弗羅多並沒有花時間臆測。跟那些被花朵吸引的蝴蝶不一樣,弗羅多注意的是別的。
  ——那股異樣的熟悉感是什麼呢?
  他心不在焉的望著酒杯。
  直到後來,睡意漸漸襲來。
  
  醒來的時候,他人已經躺在床上了。隔壁床上睡著昨天的少年。
  他愕然坐起,對方在他起身時睜開眼睛。他注意到弗羅多,只是把被子拉起直到蓋住臉,輕聲說,「好亮。」
  「啊啊。」弗羅多楞了下,對方慵懶的聲音簡直像是撒嬌的小孩。不過,這大概是因為很累的關係吧?
  想著,弗羅多微微苦笑。
  「縱慾過度的話,對身體似乎很不好呢。」弗羅多意有所指。
  「嗯。」原本不期待得到回應,經過一串長長的沉默後,被裡傳來隱約的回應。這下,換弗羅多覺得難堪了。他彆扭的說,「……對不起。」
  「沒關係,我不會介意。」回應的聲音帶著如貓的慵懶,也聽不出他是否介意。但是,弗羅多卻感覺更不安。少年從床上坐起,帶著微笑,「作為賠罪,告訴我你的名字吧?」
  但是,問題並沒有得到答案。換來的,是一串長長的慘叫。
  「咦?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」
  少年皺著眉頭,「吵死了。」
  「你你你你你!你的衣服!」
  少年不耐煩的皺眉,「又不是沒穿,大驚小怪什麼?」
  「你的衣服去哪了?為什麼你穿著我的衣服?」
  「沒衣服了。」他倒是回得理直氣壯,有大少爺的傲氣。配合那張漂亮的臉說出這樣的話,雖然不至於讓人感到厭煩,但是……
  「你可不可以把釦子扣好?」
  「我不會穿。」
  ——換來的是讓人無言以對的答案。
  「這樣的話,會被人誤會。我的名聲就……」
  「是你的名聲,不是我的。」他說。
  跟昨天的優雅相比,今天的他任性到讓人難以理解的程度。難道魔族的小孩都是這樣嗎?弗羅多更疑惑了。
  「欸,你覺得對你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?」
  思考時,耳邊傳來莫名的問題。
  弗羅多一臉狐疑的轉過頭,「啊?」什麼都還沒說,少年又繼續說,「為什麼你會覺得那重要?」
  看起來自言自語的成份比較多,並不是真的想得到答案。弗羅多沒有回應,只是看著他。少年看起來頗不悅,「為什麼……」
  「那種人啊……」
  說著,竟然又睡著了。弗羅多一愣,靠近時,聞到濃濃的酒臭味,不禁苦笑,「……啊,喝醉了?」
  「不過,好像很有趣。是三角關係啊?」
  看著他睡著的樣子,弗羅多想起羅德的委託。他拿起被放在旁的行李,翻出畫冊與筆,看著他睡著的樣子畫了起來。
  全神貫注之下,描繪的是一個如天使般漂亮的少年。從窗外灑下來的陽光與白晰的皮膚,形成一股難以言喻的沉靜氣氛。
  草圖剛完成,覺得不滿意,又重畫了一張。
  一張又一張,直到對方清醒時,他才停筆。
  床上的少年看著他,微微一愣,卻不是因為他手上的畫筆。
  少年望了下四周,他意識到自己在什麼地方,也想起一臉尷尬的拿著畫筆的是誰。他對弗羅多露出友善的微笑,就跟昨天看見的一樣。
  溫柔、得體,卻不真誠的笑容,「你好。」
  說著,自顧自的開始換衣服,也不管弗羅多一臉驚訝。
  「你在畫我?」換好衣服,他笑著問。肯定語氣。
  說著,他湊了過去。看見畫的同時,他笑了,如銀鈴般清脆的笑聲。對畫者來說,這是非常沒有禮貌的舉動。
  弗羅多微微皺眉,「有什麼問題嗎?」
  「你畫裡的我,比本人還好看。」他說。
  這時候的他不知道,這只是他給這頭野貓畫的第一幅畫而已。當然也不明白他說這句話的時候,帶著的感慨。
  
  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從今天開始每兩、三天更新一回。(作者部落格/鮮網與腐國的社團會同步)
  另外文字特典不更新。
  因為那是實體書加贈的,所以不涵蓋在原來的篇幅。(只做專屬實體本的特典)
  還有這次八月場新刊的部分,將會一周更新一回。
  也會在近期公佈刊本的內容。

創作者介紹

腐敗集團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