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、 野貓(2)

無法理解魔族人的愛情觀,也不欣賞廷藉著外表吸引一個個的女性,無數次更換伴侶的這種態度。縱使隱約知道,這是因為寂寞。對他的所為抱持著嗤之以鼻的態度,卻無奈沒辦法無視他那張太漂亮的臉。

該怎麼說這種狀況?

弗羅多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為什麼嘆氣?」

「玩弄別人,很好玩嗎?」

弗羅多問,語調平淡,彷彿只是日常的招呼。

雖然如此,廷立刻意識到他的問題,表情一愣,隨即恢復無所謂的笑臉,「不是好不好玩的問題吧?我只是因為想這麼做,所以就做了。有什麼不行嗎?」

「身為外人,我當然沒什麼立場糾正你。你可以說我不瞭解你,不應該做出評論。但是,我是基於好意說出這番話的。」

廷感覺被冒犯,挑眉,語氣一冷,「用什麼身份?」

「以長輩的身份。」

「很好,那你就說。我洗耳恭聽。」

「在此之前,先回答我一個問題。為什麼,你每次總是會來這裡?」

對這個問題,廷並沒有回答。只是抬起頭,帶著微笑。

是的,就是那種熟悉的笑容。帶著複雜味道的那種,微笑。如果不帶任何情緒,單純將嘴角彎起來的動作也叫做微笑的話,他確實是笑著。冰冷的。

那種不悅一閃而逝,如果是過去,他絕對會把這當成錯覺。

「我說無聊,你相信嗎?」帶著讓人無法拒絕的笑容,他這麼說。

說著話的同時,廷湊了過來,靠得很近。

「你又是為什麼看著我?不是因為這張臉嗎?」廷的語調極盡溫柔,卻如針一般札人。看來,這是他非常在意的事情。

「我當然知道羅德喜歡我,他也跟我表白過。他老婆也是。」

廷以平靜的語氣說出驚人的話,從他有些無奈的表情,可以知道這對他來說,常常發生。被人追求固然不算壞事,但是,太過頻繁任誰也受不了。

尤其,會產生「是不是只看上我的外表?」這樣的疑慮。

「就算是這樣,你也不應該自暴自棄。」

「少用那些無聊的道德規章跟我囉唆!聽好了,他們想要我,我想要一個地方休息,想要一個人暫時陪我,所以我跟他們在一起。這只是交易,是一種商業行為,你憑甚麼管?我只是想要個人陪而已,又有什麼不對!」

「當然不對,至少手段不對。不應該用身體換!況且,他們對你是真心的,你的態度很傷人。」這句話,顯然又是廷的逆鱗。

他大聲說,「你不是他們,怎麼知道他是不是真心的?」

「這種問題本來就得不到答案,而且——」

廷無禮的打斷他的話,「有人說會愛你,但是,最後他還是離開。有人說他會陪你,但是,孤單的時候卻找不到人陪。我討厭大人,因為大人只會說謊。如果身邊沒有人說真話,自然而然也只能說假話了。如果身邊沒有人是真心的,那麼,過久了之後,自然而然也不能談情說愛了。」

「也不能這樣一竿子打翻整船人,你說的只是一部分,不是全部。」

「但是,那卻是我碰到的全部,全部的人!每個人都這樣!愛什麼愛?根本都是說謊!你也是,只是喜歡這張臉!」

廷怒吼,像是發洩一樣,他糾起弗羅多的衣領。

廷那張漂亮的臉,就算在盛怒之下,依舊漂亮的驚人,「你說,我連自己都不愛了,要拿什麼來愛他們?」

弗羅多微微愣住,一句話也答不上來。

——他看過很多人,f看過很多事情,也走過大半個世界。但是,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像他一樣漂亮的人,也是第一次,看到這麼露骨的悲傷,感覺到無法掩蓋的絕望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眼淚流下。像是止不住的大雨。

廷一愣,「你哭什麼?」

「只是,覺得……很難過。」

他諷刺一笑,「我不需要你的同情,那種敷淺的東西,留給路邊的乞丐。我還輪不到你這個來路不明的人——」話還沒說完,廷就被弗羅多一把抱住。

跟往常那種帶著情色意謂的擁抱不一樣,這是個很扎實、溫暖的擁抱,而且非常用力。像是想把他揉進身體內那般用力。

沒來由的,感到溫暖。

比起那種深不見底,卻永遠不表現的溫柔……這只是個簡單的動作,頂多加上幾滴廉價的眼淚。沒有任何言語,但是,他確切地感受到溫柔。

他怒道,「痛死了,你這個白痴!」

一抹微笑偷偷地爬上嘴角,在微笑的這一刻,他終於明白,幸福的感覺。

雖然短暫,但是很難忘。

就算是不對的人,不對的時間,不對的名字。他用那個為了嘲諷自己使用的名字呼喚自己,不應該是這樣的。但是,他依舊確切地,感受溫暖。

創作者介紹

腐敗集團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