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,You and Me 二人(7) 

 

午餐時間好不容易到來,眾人陸續到來並各自選了位置坐下。雅蒂絲與森兩人是最早到達餐廳,但是卻坐得距離很遠。

那西加與西格伯爵聊著天過來,選了森的隔壁坐下。森對西格伯爵微微點頭致意,並沒有多話。知道那西加坐下,也不像往常一樣主動說明任務的進度。那西加悄悄問,「發生什麼事了?談得不順利嗎?」

森沒有抬頭,單手支著頭。

「剛剛決定好作戰計畫了,連酬勞都給了一半。」

「哇,真有效率!那不是很好嗎?是什麼作戰?」

那西加好奇的湊過去,只見森眉頭輕揪,一臉難以啟齒的表情,才開口又閉上嘴巴。最後,他別開頭,壓低聲音,「從結論上來說,這工作我不想接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這牽涉到貴族的權利鬥爭,我不想惹上麻煩。」

「啊?我們不是一直在做這個嗎?」那西加抓抓腦袋,「而且,小森不是很擅長調解嗎?之前你也有幾次說不想做,最後不是處理得很好?」

那西加話剛出口,就被森瞪了一眼,「沒錯,但是這次的工作不只是調解。」

「那是什麼?」

森沒有回答,像是想起什麼不好的事情那般,秀美的眉頭輕蹙起,「不過……這次工作做完的話,大概可以休息半年左右。」

「咦?酬勞這麼多?」

森冷靜的點頭,那西加發出驚呼,「那一定要做!」

「這個工作我打算自己接下來,會給你三成作為情報的代價。明天我還會過來一次,麻煩你也過來。」

「啊,小森明天也要過來?」

——也。

森敏銳的注意到他的用詞,端起戲謔的笑容,「喲、這麼快就被邀請了?真不愧是那西加。」

「才不是!我是被伯爵邀請的,他說——」

森沒有聽下去,撐著頭陷入思考性的沉默。

這是他的壞習慣,只要認真的思考什麼事情,就會忽略別人的存在。

那西加很識相的停止說話,稍遠處的雅蒂絲就在桌上看起書,一副生人勿擾的模樣。他覺得無聊,起身觀賞牆上的畫作。

不久,夏綠蒂與亞爾兩人並肩入內。

分別與兩人打過招呼並自我介紹後,那西加回到森的位置隔壁。側過頭看他,卻發現森擰起眉頭,似乎想到什麼麻煩事。

那西加決定不打擾他,轉而向亞爾搭話。

讓那西加感到些許意外的是,看來溫和的亞爾話不多,大多數時候只是微笑著聆聽。看來不好相處的夏綠蒂意卻頗多話,這一點跟西格伯爵有一點相似。

「這麼說……那西加是魔族嗎?這髮色在魔族很少見呢。」

「嗯,我的父母都是魔族。」那西加起先一愣,「不過前幾代的祖先好像混過精靈族跟神族血統,所以髮色有點奇怪。」

說真的,關於血統的問題在神族本是禁忌話題,夏綠蒂竟然這麼直接問出口——是神族女王改革開放的政策發揮功效,還是夏綠蒂本身口無遮攔?

「很多人都說魔族的男人比較帥,但你跟亞爾比起來,我還是喜歡亞爾。」說著,撒嬌似的抱住亞爾的手,「吶,亞爾呢?」

那西加轉向亞爾弗列德。

那個應該是夏綠蒂未來丈夫的男人什麼也沒說,只是微笑著。溫柔包容,卻平淡到像是習慣的笑容。或許那種淡漠能夠被解釋為溫柔。但是那笑容在那西加眼中看來卻有些機械化。

是疲倦或者敷衍?

那西加無法理解,也不想理解。

跟森搭擋的幾十年來,他見過很多貴族,也漸漸的有了識人的眼光。

第一次看到亞爾有種微妙的違和感,他是現在才知道原因——亞爾有一雙不屬於青年的眼睛。亞爾的年齡與那西加相仿,眼睛卻帶著不屬於年輕人的疲倦。

並想到這裡,那西加對亞爾好奇起來,轉過頭正要問森對亞爾有什麼看法,卻發現思考中的森竟然無意識的把目光移向亞爾。他看得很專注,竟然連那西加死盯著他都沒發現。

這種情況以前也發生過,只不過,被這麼看著的是那西加自己。

突然地,很想欺負他。

「小森。」

那西加壓低聲音叫了一次,森也如意料中地沒有回答。雖然早就猜到了,那西加還是覺得有點不高興。他抱著惡作劇的想法把手伸過去,戳了下森的腰。

森猛然回頭,狠瞪著那西加,一臉被打擾的不快。如果是平常,他早就一拳揍過來,現在只因為客人在場,才沒有發作。

那西加笑嘻嘻的看他,森皺著眉頭,壓抑著怒氣問,「做什麼?」

「我在想,你應該差不多有結論了。」

「那跟你沒關係吧?」森雙手抱胸,看來餘怒未消。

雖然是意料中的反應,不知道為什麼,卻讓那西加很火大。他聳聳肩,「沒關係,小森就算不需要我也可以完成工作。」

「我沒那麼說。」

那西加別過頭,「對啊,你沒說。你只是表現出來而已。」

雖然假裝不在意,卻忍不住眼角偷看了森的表情。

他沒生氣,只是顯得有點不知所措。

一直知道森就是這樣的人,很習慣他說話的口氣。他說話一直是那種帶刺的口吻,其實不帶惡意。可是,他從不替自己的作為辯解,也因為這種性格經常被誤會。

很久之後,森終於說話了。

「你生氣了?」

「沒有啦。只是被嚇了一跳。」雖然臉上在笑,但是,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不舒服。那西加努力露出一個稀鬆平常的笑容。

雖然這裡由很差勁,森卻像是接受了。

「對不起,我剛剛有點煩躁。我只是……」

難得看到森放下身段道歉。覺得有趣的同時,更多的是抱歉。是啊。森總是這樣的。只有在他面前才會這樣把姿態放低再放低。平常總是高傲地像是王子那樣——既然他已經道歉了,就沒有生氣的必要了。

不管發生什麼事情……你看著什麼人,想要去哪裡,都絕對逃不掉。

因為,你是我的

所以我可以原諒你。

創作者介紹

腐敗集團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