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、    藝術家與貓

 

夜晚的酒吧裡,人聲喧鬧,觥籌交錯。

談話的聲音夾雜著不同國家、不同種族的語言,酒架上擺著各色、各年代的酒,昏黃的燈光下,閃耀著奇異的光輝。

伴隨著來者開門的動作,門上掛著的鈴鐺叮噹的響起來。

這微不足道的聲音自然而然地被喧鬧的人聲遮掩,直到一聲突兀的呼喚聲打斷噪音,人們才將目光聚集到來客的身上。

「哎呀!是弗羅多,好久不見啦!

人們不約而同停下動作,往門口一望,同時,爆笑聲四散。

站在門口的,是一名褐色頭髮的青年,面露疲色的同時,臉上仍掛著微笑。他在人們帶著笑意的招呼聲中行走,一邊打著招呼,走到其中一桌停了下來。

「好久不見,羅德。不過,能不能不要那麼大聲叫我?」

「哈!你會害羞嗎?」說話的男子,也是酒吧的老闆,羅德一臉嘲笑的表情,「身為有名的唱者,你應該對人們的目光習以為常吧?」

「……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因為歌聲難聽稱著的話,也會害羞。」弗羅多笑著說道,雖然語帶埋怨,但是實際上也沒有真的生氣。

「哈哈哈哈哈!說真的,你根本就沒有當吟遊詩人的才華啊!為什麼要這麼堅持這種奇怪的職業?當個作家還是畫家的話,你早就賺翻了!」

「但是,做自己擅長的事情不是很無聊嗎?對我來說,繪畫不是一種賺錢的工具,而是一種藝術!是藝術!我只在我想畫得時候畫我想畫的東西。試想,一個囉唆的醜陋貴婦硬是挑剔我完美無瑕的寫生作品!想到就讓人難以忍受!」

「誰叫你把皺紋畫得那麼仔細……」

弗羅多無視他的話,滔滔不絕的繼續他的演講,「對我來說,只有神祇創造的美麗世界有畫的價值!會長出難看皺紋的人類跟難看生物,都不是我想畫的對象。我喜愛的是妖精,是美麗的妖精!噢,不過貓是例外。」

「這就是你只畫神像的理由嗎?聽起來像是詭辯。」

「吾友羅德,你不懂藝術啊!所謂的藝術,就是凡人無法理解的東西。像你這樣的俗人,就只有開開酒吧,賺些小錢,庸碌的度過一生。哪像我?瀟灑自在的詩人,優美的唱者!所謂的吟遊詩人就是為了傳頌世界的美麗存在的!我們是歷史洪流中最重要的一環,是神的使者啊!」

「神的使者是神官才對吧?」

羅德非常不客氣的潑了好友冷水,雖然如此,還是倒了杯酒給弗羅多。他凝視著暗紅色的酒,好半晌,才執起酒杯,輕輕地搖晃,啜了一口,眉頭立刻深深地皺起,「這個酒真是有夠難喝,顏色也不好看。還有,那個啊……要請客,就請冰酒啊!這是招待許久未見好友的態度嗎?」

「那就不要喝,也不要賒帳。」

弗羅多立刻心虛的轉移話題,「說點認真的。到處看看世界,就會覺得自己的眼光太小。而且,等到我沒錢的時候,再畫個風景、少女畫像,賣到黑市裡,隨便都能大賺一筆。」

「真是莫名其妙的生活方式。」他下了評論。

「是嗎?哈哈哈!但是,這樣很輕鬆啊!真的不行的話,還可以偶爾打打雜工,或者當個藝術評論家,常常換工作比較不會做得煩啊。」

「的確是很適合你個性的回答啊。話說回來,弗羅多,你想不想一次還清借款?有件事情想拜託你幫忙,如果成功的話,過去的欠款就一筆勾銷。」

「哎呀?你要拜託我?真是難得哦,但是,還是要聽聽你的條件再說。如果是突然想找我唱歌的話,我很願意替你獻唱我的新曲。」

「不了,我還想做生意呢。」羅德飛快地拒絕這個恐怖的提議。

弗羅多自討沒趣,聳聳肩,「那是什麼?」

「我想拜託你替我畫個人。」

「畫誰?該不會是你女兒吧?拜託,我不是已經拒絕幾百次了,我對小鬼沒興趣!我只畫我想畫的東西,你知道我的原則吧?什麼全家福也不在我想畫的範圍內!除非你是我親愛的,不然我絕對絕對會拒絕!」

「放心,不是全家福。不要那麼快拒絕,先看看對方也不遲。也許你看了以後,會改變想法。嗯,這個時間,他也差不多該來了。」羅德望了一眼時鐘,說道,「最近幾個月才過來,大概十二、三歲,魔族人。」

「跟你老婆比起來,他漂亮還是你老婆漂亮?」弗羅多惡質的問。

他知道,好友羅德是出名的疼老婆。不管比較的對象是誰,一概回答老婆比較漂亮。也許全世界的人,包括他的老婆大人都會說對方比較漂亮,他還是會固執的說自家的老婆是最美的。

──這次,卻跟往常不太一樣。

「是他。」羅德回答的毫不猶豫。

這下換弗羅多驚訝了,「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夠讓你這麼說。」

「是真的很漂亮,那個小孩子。」帶著笑意的女子聲音插話,是羅德的妻子.嵐,跟在她身後的則是他們的女兒,席安。嵐笑咪咪的說,「席安還老是說,想要當他的老婆呢,呵呵。她還跑去跟對方求婚哦!」

「好久不見了,嵐、席安,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們。」弗羅多招呼。

「你不懂,先搶才會贏。」五歲的席安認真的說。

「不可能的,對手很多。」羅德說道,「弗羅多,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?為什麼今天客人特別多。」

「說得也是,人多的有點誇張……聚會嗎?」

「不。我生意變好,是最近兩、三個月的事情。也就是,從他開始光顧我們店面的時候開始。你看到的這些人,有一半以上是為了看他而來。連我家的老婆跟女兒也是,否則他們根本不常過來。」

嵐與席安露出默契十足的微笑。

這時,門被打開。與剛剛弗羅多來到時完全不同,喧鬧的酒吧一瞬間安靜下來,就連門上掛著的鈴響起的清脆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空氣就像是被冰凍了那樣。

踏著輕盈的腳步走進來的,是一名黑髮、黑眼睛,就連身上的服飾清一色黑的少年。他的五官藏在帽子底下,弗羅多並沒有看清楚。但是,弗羅多感覺人們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,彷彿眼睛被吸住了那樣,移不開。

就像他畫貓那樣的專注,捨不得眨眼。

少年對羅德微微點頭致意,走向吧台,隨意挑了個位置坐下,在眾人屏氣凝神的注視下,他終於開口,「請給我一杯冰酒。」

聲音顯然特別壓低,但是,依舊優美。

旅行大陸數年,弗羅多也是第一次聽見有人能夠以如此溫柔的語調說普通話。大陸流行的普通話源自瑟伊爾大陸,祖先是游牧民族,相較於生活在平原的其他種族來說,特別豪邁,當然語言也是。

或許,那是因為他的聲音,好聽的像是唱歌那樣的關係吧?

 

創作者介紹

腐敗集團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