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
目前分類:坎提西諾爾系列(0)貓 (試閱) (1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九、看不見的眼淚(1)

如果跟你在一起的話,會忘記還有很多很多眼淚沒有流乾。會想起很多很多笑容,其實還沒有失去。作為一個人的幸福。

我知道你喜歡我的笑容,就像我喜歡看你笑那樣。雖然你不知道,但是我卻明白。所以,我把眼淚留給自己,笑容留給你。

這是我唯一能夠給你的東西,我的笑容f。

不論怎樣都不能改變的話,那麼,就盡情的笑吧。

在我們,最後的記憶裡面,我希望你記憶裡面的我也是笑的。

 

 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八、 灰色的貓(2)

  如冰一般的沉默維持好一陣子,最後被廷打破,「欸,弗羅多。如果不管怎樣都忘不掉的話,那要怎麼辦?」

「就不要忘掉吧。把那些當成前進的動力那樣,牢牢記著。」弗羅多說。雖然說得沒錯,漫不經心的語氣讓廷有點不高興。

「你不知道想忘卻忘不掉有多痛苦,也不知道想愛卻不能愛有多痛苦。不f懂的話,隨意做出評價,並不算是溫柔。」埋怨似的,廷說。

「就是因為瞭解,所以才會變得無所謂。而且,你花時間去忘記他的時候,代表著你花了更多時間想他。那樣只會更痛苦。就算不承認,不管是多麼刻骨銘心的事,還是會漸漸忘記的。人會心死,愛會淡。就算一直回想,也是。」

「別說得一副過來人的口氣。我說,教訓我很好玩嗎?」

「不是教訓,這是個人感想。況且,我就是過來人。」

「咦?看起來不像啊。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八、 灰色的貓(1)

「我說,要找人玩的話,還是找羅德或嵐吧。他們比較有經驗。」

弗羅多不斷往後退,臉上的笑容非常僵硬。雖然知道弗羅多的態度代表拒絕,但是,廷卻故意說,「我對你比較有興趣。你也知道,我很任性。」

弗羅多大笑,「我知道,單看臉的,的確是我比較帥,但是……」

「跟臉沒關係。」廷的眉頭深深皺起,一臉不高興。弗羅多一愣,知道他不喜歡別人提起外表,立刻道歉,「對不起。」

「無所謂,那種事情。」廷突然問道,「為什麼拒絕呢?」

「啊?什麼跟什麼……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如果你喜歡我的話,受到邀請應該高興吧。如果是我的話也會高興。唔,還是因為你討厭男人啊?但是,如果討厭的話,剛剛也不會那麼配合。真是把我弄糊塗了。」廷自言自語的說著令人害羞的話,弗羅多紅到耳根子去了,連忙摀住他的嘴,「別說了!真是的,你這傢伙!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七、 那時候,下起的那場雨(2)

「我不去想假設性的問題。需要假設,就代表不是現實。問那些沒有意義。」弗羅多很快回答,廷偏著頭,微笑,「為什麼?」

「比起可能的未來,現在比較重要吧。至少我這樣想。」

「哦,說得也是啊。」廷帶著笑容,擅自坐在弗羅多身邊,撐著頭看他。弗羅多直覺拿起畫筆開始描繪,廷依舊帶著微笑看著他。

「像是墮天使啊,現在的你。」弗羅多說。

「是嗎?」廷突然詭異的一笑,將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。

——近的只有一個呼吸的距離。f

羅德聽見說話聲,探頭出來,看見廷。但是後者沒有理會他。羅德也沒插話,只是拿了幾罐酒,放在廷面前,「給你的禮物。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七、 那時候,下起的那場雨(1)

雖然是個唱歌極其難聽的假吟遊詩人、真畫家,但是,弗羅多早上並不是完全閒著沒事的。暫住在酒吧這段期間,除了偶爾畫畫廷之外,他早上會出門——美其名是收集靈感,實際上就是四處觀察。

大部分的觀察時間,都在街上度過。

弗羅多就只是坐在階梯上,悠哉地看著來往的人們。偶爾寫寫詩作,說說大陸上流傳的月王,也提及武聖皇的傳說。自從認識廷開始,他變得更在意武聖皇的事情,甚至偶爾會走訪神殿、書庫尋找相關資訊。

最後,弗羅多發現人們對於武聖皇的評價大都是帶著同情的。

聽著武聖皇的傳說時,他總是無法克制的想起廷。想到他問的那些問題,思考這跟武聖皇的軼事之間是否有什麼關聯?

畢竟,武聖皇的傳說,就代表著悲劇啊。那麼一個以悲劇為名的美人。

——為了什麼而悲傷呢?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六、   雨中的貓(2)

「說得好像我聽你講,是恩典一樣。」弗羅多滿臉堆笑,卻是話中帶刺。

廷楞了下,「對不起。」

「啊?」

「我想,我還是不夠成熟呢。雖然,我一直以為我跟一般小孩子不一樣。現在看起來,我跟那些沒用的小鬼也沒什麼差別呢。呵呵。」廷自嘲的笑了。

「跟一般小孩子一樣,沒什麼好羞恥的。」弗羅多說。

「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。」

弗羅多知道,那是因為廷是貴族的關係,所以並沒有問。但是,羅德卻沒想那麼多,「你也是小孩子,幹嘛說得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的樣子?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六、   雨中的貓(1)

 

從那之後,廷對弗羅多的態度自然許多。用羅德酸溜溜的說法來講,就是,距離他的床更近一步。這個說法惹來弗羅多不悅的白眼,「我跟你不一樣,至少我對誘姦未成年少年沒興趣。」

不幸的是,帶著笑容的廷站在弗羅多身後。

這個笑容的涵義,就連自詡閱人無數的弗羅多也看不明白。正疑惑時,廷將下巴靠在坐下的弗羅多頭上,手輕輕抱著他的肩膀,「弗羅多喜歡美女啊?」

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弗羅多嚇了一跳,他的表情看起來沒什麼異狀。稍微感到放心,弗羅多微笑回應,「我喜歡美麗的事物。」

「我不是說你的喜好,是指你對外表的偏好。」廷說,在羅德面前,他的態度、語氣比起兩人獨處時來得成熟。

是直覺的偽裝嗎?弗羅多思考著,一邊回答廷的提問,「真要說的話,我喜歡武神廷的外觀。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五、 野貓(2)

無法理解魔族人的愛情觀,也不欣賞廷藉著外表吸引一個個的女性,無數次更換伴侶的這種態度。縱使隱約知道,這是因為寂寞。對他的所為抱持著嗤之以鼻的態度,卻無奈沒辦法無視他那張太漂亮的臉。

該怎麼說這種狀況?

弗羅多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為什麼嘆氣?」

「玩弄別人,很好玩嗎?」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五、 野貓(1)

 

如果真的要以貓形容的話,他像是野貓。

——也許是被主人拋棄的,悲傷、自由、怨恨,卻也寂寞的野貓。

 

那頭野貓每天晚上八點左右會出現。那個漂亮像天使,個性卻任性的像魔鬼的孩子,總是會帶著那個女人出現。手挽著手。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四、黑暗中的貓


  房間裡面應該或者正發生什麼事情,弗羅多並沒有花時間臆測。跟那些被花朵吸引的蝴蝶不一樣,弗羅多注意的是別的。
  ——那股異樣的熟悉感是什麼呢?
  他心不在焉的望著酒杯。
  直到後來,睡意漸漸襲來。
  
  醒來的時候,他人已經躺在床上了。隔壁床上睡著昨天的少年。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三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如貓的優雅

對人們肆無忌憚的注視,少年並不介意。或者,更正確的說,是非常習慣成為人們注目的焦點。

就像弗羅多那樣,他望著酒保倒酒,看著冰酒的顏色,露出滿意的笑,那個笑容,看得弗羅多心跳漏了一拍。

雖然如此,他還是有股異樣的感覺。

他的笑容看起來,竟有股熟悉的感覺?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二、    藝術家與貓

 

夜晚的酒吧裡,人聲喧鬧,觥籌交錯。

談話的聲音夾雜著不同國家、不同種族的語言,酒架上擺著各色、各年代的酒,昏黃的燈光下,閃耀著奇異的光輝。

伴隨著來者開門的動作,門上掛著的鈴鐺叮噹的響起來。

這微不足道的聲音自然而然地被喧鬧的人聲遮掩,直到一聲突兀的呼喚聲打斷噪音,人們才將目光聚集到來客的身上。

「哎呀!是弗羅多,好久不見啦!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一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貓的追隨者

 

風光明媚的午後,一名青年坐在草皮上,全神貫注的盯著在日光下做日光浴的黑貓。牠半睜著金色眼眸,慵懶地往青年的方向望。

握著畫筆的青年一臉興奮,貓兒卻自顧自的往踏著優雅的步伐離開。畫上面,素描的貓,也只畫了一半。

「啊,真是可惜呢。」青年惋惜道。

他望著貓兒離去的背影,依依不捨的收起畫具。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