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、 那時候,下起的那場雨(1)

雖然是個唱歌極其難聽的假吟遊詩人、真畫家,但是,弗羅多早上並不是完全閒著沒事的。暫住在酒吧這段期間,除了偶爾畫畫廷之外,他早上會出門——美其名是收集靈感,實際上就是四處觀察。

大部分的觀察時間,都在街上度過。

弗羅多就只是坐在階梯上,悠哉地看著來往的人們。偶爾寫寫詩作,說說大陸上流傳的月王,也提及武聖皇的傳說。自從認識廷開始,他變得更在意武聖皇的事情,甚至偶爾會走訪神殿、書庫尋找相關資訊。

最後,弗羅多發現人們對於武聖皇的評價大都是帶著同情的。

聽著武聖皇的傳說時,他總是無法克制的想起廷。想到他問的那些問題,思考這跟武聖皇的軼事之間是否有什麼關聯?

畢竟,武聖皇的傳說,就代表著悲劇啊。那麼一個以悲劇為名的美人。

——為了什麼而悲傷呢?

思考的同時,弗羅多思考著自己在意廷的原因。最後得出結論:想這些,與其說是為了畫出「靈魂」,倒不如說是因為好奇。

然後,空閒就發呆。

發著呆的同時,他在路上看見廷。他穿著學生制服,挽著一個少女的手走過他身邊。弗羅多很確定廷注意到自己,他甚至對發呆的弗羅多露出嘲諷的表情,說了,「一大早就發呆,是豬嗎?」

這句話惹得身邊的女伴咯咯嬌笑。

弗羅多裝作沒聽見這句話。可惜,他也不是什麼寬宏大量的人。

「晚上你就知道了。」弗羅多惡狠狠的說。

但是,廷那個晚上並沒有出現。隔天的晚上也沒有出現,後天的晚上、一週後的晚上,就連他到隔壁城參觀畫展一星期的那個禮拜,廷還是沒有出現。

就像是毫無預警的消失了。

——但是他還是等著廷,連自己都沒發現。

就算他替自己定下來的休息日過了很久,就算人們都說他不可能再出現。縱然,損友羅德這麼形容弗羅多,「簡直就像是等著主回來的忠犬。」

「你這樣說也太過分了吧?冬天快到了,懶得旅行,不對嗎?」弗羅多試圖做出解釋,說出來的話連自己也不相信。

「哈哈!你要這麼說也行。」叼著煙斗,羅德一派輕鬆的哈哈笑。

他打開櫃子,拿出一疊畫紙,一臉複雜,「你不是跟我說不要陷的太深?這句話,我原封不動的還你。」

說著,他把那疊紙從弗羅多的頭上丟下去。

隨著灌入酒吧的微風,以及風鈴的聲音,畫著廷的數十張畫紙被吹散。畫紙上畫的都是廷,睡著的、笑著的。也許哭,也許沒有表情。

那些是他用屬於藝術家的銳利眼睛,還有愛情。是的,也許是愛吧?如果不是愛的話,為什麼會無法停止想他。為什麼。

「總有一天會放棄,這樣行吧?」

弗羅多自言自語的說,聲音微弱不可聞。

羅德沒有聽清楚,只是隨意的點點頭,「怎麼樣都無所謂吧。他是魔族人,等他長大,你早就不知道投了幾次胎。」

「我說過,我不相信神。只相信自己。」

「那你相信他嗎?」

「我不知道。沒有什麼相不相信的,我只是覺得,如果可以道別再離開,會比較好。而且,我跟他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了。」

——雖然明知道這點,親口說出,胸口還是抽痛了一下。

——是啊。沒有關係,這兩個人。只不過是生命中,偶然交錯的一條線。

「果然,還是很在意。」羅德整理著櫃台,一邊說。

「怎麼說?」弗羅多漫不經心的問。

「我是第一次看到你那種表情。啊,我也想不到適合的形容,硬要說的話,就像是被拋棄的那種表情。」

「啊,什麼被拋棄?真是過份的形容。」

「我又沒說你被拋棄,只是說感覺有點像。啊,對,就是看起來很寂寞,你現在的你給我這種感覺。我還以為你這種樂天派不知道什麼叫做寂寞呢。如果害怕寂寞的話,就不能一個人旅行了。」

「其實。並不是那麼悲傷的事。」

「什麼跟什麼?你講話不要突然冒出一句不相干的話行不行。」

弗羅多說,「分離。我說的是人與人分開,並不是那麼悲傷的事。每一次跟朋友分開,我會把他當成我們分離,是為了等待下一次的相聚。這樣的話,就不會覺得寂寞了。除此之外,還有回憶,過去跟未來可能的回憶。」

「真是莫名其妙。」羅德說,「……但是,真像你會說的話。」

 

那個晚上,下起了大雨。很大的雨。

一開始只有稀疏的雨滴,後來,隨著時間的經過,雨越來越密集。直到最後,將整個世界蒙上一層水霧。灰色的世界。

門上的鈴響叮噹的聲音,也被天空哭泣的聲音掩蓋。

弗羅多看著雨。就只是看。

「我說,你在哭嗎?」

帶著微笑出現在弗羅多身邊的,是許久不見的廷。弗羅多注意到他稍微長高了些,頭髮也留長。身上穿著的是純黑的西裝,手上甚至帶著手套。太過正式的服裝讓弗羅多一時愣住。

唯一不變的,是那種漫不經心的氣質,那種無所謂的笑容。

「沒這回事。」弗羅多說,「看到你的話,還是應該笑比較適合。」

「那當然。」他說。

隨著到來的,是濃郁的血腥味。就算下雨也無法洗去的味道,無法漂白的顏色。雨中的他頭髮被浸濕,衣服也是。就臉表情也是。雖然是笑著,但是,卻說不出的落寞。簡直就像是心裡也跟著天空,下了一場大雨。很大很大的雨。

弗羅多遏止自己問出「為什麼」,不要問他為什麼身上帶著血。他的表情讓弗羅多知道這不是合適的時間。

「吶,弗羅多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如果我是女人的話,你會比較喜歡我嗎?」他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各位同學f真的很對不起,我到現在才想到我忘記更新了OTZ

創作者介紹

腐敗集團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