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、 那時候,下起的那場雨(2)

「我不去想假設性的問題。需要假設,就代表不是現實。問那些沒有意義。」弗羅多很快回答,廷偏著頭,微笑,「為什麼?」

「比起可能的未來,現在比較重要吧。至少我這樣想。」

「哦,說得也是啊。」廷帶著笑容,擅自坐在弗羅多身邊,撐著頭看他。弗羅多直覺拿起畫筆開始描繪,廷依舊帶著微笑看著他。

「像是墮天使啊,現在的你。」弗羅多說。

「是嗎?」廷突然詭異的一笑,將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。

——近的只有一個呼吸的距離。f

羅德聽見說話聲,探頭出來,看見廷。但是後者沒有理會他。羅德也沒插話,只是拿了幾罐酒,放在廷面前,「給你的禮物。」

「幹嘛的禮物?」

「歡迎回來。」羅德說。

聽到這句話,廷突然地哭了。哭得很悽慘。

問他為什麼,他什麼也不說。最後,羅德識相的替他倒酒。平常,喝酒總是有節制的他,這次簡直把酒當成開水喝。一杯接著一杯。

「羅德先生,你遇過無論如何也忘不掉你的人嗎?」他問。

「有啊。我的老婆。」羅德笑嘻嘻的說。

「是嗎?那真是幸福呢。」微醺的廷咯咯笑著,「我啊,有遇到很多很多這種人呢。我想大概是因為臉的關係吧。欸,羅德先生。你還喜歡我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羅德倒也老實,很快的回答。

廷微微愣住,「什麼不知道?」

「大概是覺得我跟你不適合吧。而且,美麗的玫瑰總是帶刺的。對我這種人來說,還是路邊的野花的清香比較適合。」羅德說。

「這算是誇獎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羅德說。

「啊啊,一問三不知。真是沒用。」

他說,這樣的口氣聽起來似乎是有點醉了。幸運的是,他來的時候店裡沒有客人,所以沒有人上來搭訕。不然,一般這種精神狀況不太穩定的情況下,大概會一拍即合,滾到床上吧?

「欸,弗羅多。」

認真作畫的弗羅多甚至連頭也沒有抬起來,廷不滿。他喝了一大口冰酒,走近弗羅多,托起他的下巴,很快的就是一吻,他滿意地看著弗羅多怔住的表情,帶著惡作劇的笑容,「好喝嗎?」

弗羅多一愣,「啊?」

「啊什麼啊?我問你好不好喝。」弗羅多還是一愣,吶吶的說不出話,廷笑嘻嘻的在臉頰補了另一個吻,要繼續騷擾時,被弗羅多用力推開。

「我說,你是醉了吧?」

「我才不會喝醉,我非常清醒。反正,我平常就這個樣子,只是你正巧沒有看見罷了。以後會慢慢習慣的。」廷笑道,霸道的又是一吻。

弗羅多想推開他,卻發現,推不開!

明明就使盡了吃奶的力氣,為什麼還是推不開!

「不用反抗了,雖然不算頂尖,但是我也是魔劍士啊。唔,應該算吧。」廷笑著說,弗羅多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

「你在說什麼,我聽不懂?」

「這是身為朋友,互相幫助。」廷說得倒是理所當然。

「什麼互相幫忙?這跟你酒後亂性有什麼關係嗎!」弗羅多幾乎要尖叫了。

「沒有。而且,我沒有酒後亂性。你聽過魔法師喝醉酒還可以用魔法嗎?如果不信的話,我可以示範給你看。」廷笑道,停止騷擾的動作,卻還抱著弗羅多。弗羅多對旁邊的羅德投以求救的目光。

善解人意的羅德,走到櫃台。

——丟了串鑰匙給廷,一臉認真的說,「我說你們。不要妨礙我做生意,去房間。」

「為什麼!羅德、羅德啊——!你的良心去哪了?」

「是男人的話,總是要發洩的。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時候。你就忍忍吧,當作增加你貧脊的性經驗。」應該是一生的好友這種關係的羅德,非常平靜的表示。

「就是說,我是幫忙哦。」帶著天使笑容的魔鬼說。

——擁抱,應該是擁抱。不知道為什麼,雖然面臨貞操的危機,弗羅多卻覺得,他需要的只是擁抱而已。

帶著笑容的廷拿起鑰匙,拉著弗羅多。

「走吧!」他說。簡直就像是要去吃飯那種口氣。

創作者介紹

腐敗集團

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